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魅力蘄春 > 蘄春人杰 > 正文

胡風

點擊:次 時間:2013-12-26 16:40:53 作者:zhansong

  \
    胡風,原名張光人,又叫張光瑩,湖北省蘄春縣蘄州鎮下石潭村人。1927年加入共青團,1929年在日本留學期間參加日本共產黨。建國前,曾任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宣傳部長、書記,中華全國文藝抗敵協會常委,對進步文化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。建國后,任中國作家協會理事、中國文聯全國委員會委員等職。

  1、生平簡介

  胡風(1902年~1985年),男,原名張光人,筆名谷非、高荒、張果等。湖北蘄春人。現代文藝理論家、詩人、文學翻譯家。1920年起就讀于武昌和南京的中學。1925年進北京大學預科,一年后入清華大學英文系。不久輟學,回鄉參加革命活動。

  1929年到日本東京,進慶應大學英文科,曾參加日本普羅科學研究所藝術研究會,從事普羅文學活動。1933年被驅逐出境。回上海,任中國左翼作家聯盟黨團宣傳部長、書記,與魯迅常有來往,是魯迅摯友。

  1934年與青年作家梅志結婚。1935年編輯《木屑文叢》。翌年與人合編《海燕》文學雜志,寫了《人民大眾向文學要求什么?》,提出了“民族革命戰爭的大眾文學”的口號,革命文藝隊伍內部由此開始了一場關于“兩個口號”的論爭。這一時期發表大量文藝理論批評文章,結集出版了《文藝筆談》和《密云期風習小記》,還出版了詩集《野花與箭》與一些譯作。

  抗日戰爭爆發后,胡風主編《七月》雜志,編輯出版了《七月詩叢》和《七月文叢》,并悉心扶植文學新人,對現代文學史上重要創作流派“七月”派的形成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。1945年初在周恩來的經濟支持下,創辦并主編文學雜志《希望》。胡風期望通過該雜志,展開真正的爭論,批評黨的官員中的官僚主義,但是,他也因此遭到錯誤批判,雜志也被取消。這一時期著有詩集《為祖國而歌》,雜文集《棘原草》,文藝批評論文集《劍·文藝·人民》、《論民族形式問題》、《在混亂里面》、《逆流的日子》、《為了明天》、《論現實主義的路》,散文集《人環二記》,譯文集《人與文學》等。

  1949年起任中國文聯委員、中國作家協會理事、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。其間寫有抒情長詩《時間開始了》,特寫集《和新人物在一起》,雜文短記《從源頭到洪流》等。1953-1954年,任《人民文學》編委、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。

  2、個人履歷

  1920年起就讀于武昌和南京的中學,其間開始接觸“五四”新文學作品。

  1925年進北京大學預科,一年后改入清華大學英文系。不久輟學,回鄉參加革命活動。

  1929年到日本留學。1933年因在留日學生中組織抗日文化團體被驅逐出境。回到上海,任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宣傳部長、行政書記,曾遭周揚誣陷。魯迅卻非常欣賞胡風的人品與學術思想,與魯迅常有來往并且關系非常密切。

  1935年編輯秘密叢刊《木屑文叢》。翌年與人合編《海燕》文學雜志,其交章《人民大眾向文學要求什么?》,提出了“民族革命戰爭的大眾文學”的口號,引發“兩個口號”的論爭。抗日戰爭爆發后,主編《七月》雜志,編輯出版《七月詩叢》和《七月文叢》,并悉心扶植文學新人,對現代文學史上 “七月”派的形成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。曾任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常委、研究股主任,輾轉于漢口、重慶、香港、桂林等地從事抗戰文藝活動。

  1941年1月皖南事變后,《七月》被迫停刊,他另編文學雜志《希望》。創刊號上發表舒蕪的《論主觀》和他自己的《置身在為民主的斗爭里面》兩文,由此引起關于“主觀”問題的論爭和對于他的文藝思想的批判。

  1949年7月在第一次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上,胡風當選文聯委員、作協常委。他以抒情長詩《時間開始了!》歡呼新中國的建立。并任《人民文學》編輯委員。

  1952年6月8日,《人民日報》轉載舒蕪文章《從頭學習〈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〉》,并在“編者按”中指出胡風的文藝思想“是一種實質上屬于資產階級、小資產階級的個人主義的文藝思想”。

  1954年7月,胡風向中央政治局遞交《關于幾年來文藝實踐情況的報告》(即“三十萬言書”),反駁52年6月8日《人民日報》轉載舒蕪文章《從頭學習〈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〉》,及“編者按”中對胡風的批評。

  1955年5月16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作出批捕決定的前兩天,胡風在家中被公安部人員拘捕。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處其有期徒刑14年。

  1965年12月底,胡風從秦城監獄出獄。春節過后,離開北京到四川成都。“文化大革命”開始,胡風夫婦被送到成都西邊的蘆山縣苗溪勞改農場監護勞動。

  1967年11月,胡風再度入獄。

  1970年1月,胡風以“寫反動詩詞”和“在毛主席像上寫反動詩詞”(其實是在報紙空白處寫詩)的罪名,被四川省革委會加判無期徒刑,不準上訴。

  1978年,胡風被釋放出獄。

  1980年9月,中央作出審查結論,所謂“胡風反革命集團”案件是一件錯案。平反后,胡風擔任第五屆、第六屆全國政協常委、中國文聯全國委員會委員、中國作家協會顧問、中國藝術研究院顧問。

  1985年6月8日,胡風因病逝世,終年83歲。

  1988年6月18日,中央辦公廳發出《關于為胡風同志進一步平反的補充通知》,進一步澄清了這一歷史冤案。

  3、“胡風反革命集團”冤案事件

  起因

  胡風的理論批評文字涉及多種文體及中外作家作品、“五四”新文學運動中出現的理論問題等,但中心是圍繞著現實主義的原則、實踐及其發展而展開的。對胡風的一些理論主張,長時期內一直存在著不同意見,展開過批評,發生過論爭,胡風堅持自己的觀點,進行了反批評。1954年7月,胡風向中共中央政治局送了一份30萬字的長篇報告,即《關于幾年來文藝實踐情況的報告》,就文藝問題陳述了自己的意見。他在報告中指出,1949年以來,中國文化沒有建筑在毛澤東和黨的原則的基礎上,毛澤東和黨的指示被少數幾個文化官員歪曲了。他批評這些官員迫使作家只深入工農兵的生活,寫作前要先學馬列主義,只能用民族形式,只強調“光明面”,忽視落后面和陰暗面。他斷言,這樣的作品是不真實的。他還建議,作家們應該根據自己的需要改造自己,而不是讓官員們改造自己。他還主張由作家自己組織編輯七八種雜志,取代為數甚少的官方雜志,以提倡多樣性。

  經過

  1952年6月8日,在與其有矛盾的時任文化部長周揚的指示下,《人民日報》轉舒蕪文章《從頭學習〈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〉》,并在編者按中指出胡風的文藝思想“是一種實質上屬于資產階級、小資產階級的個人主義的文藝思想”。1953年《文藝報》發表林默涵、何其芳的文章到公開批判胡風的《意見書》,雖然政治斗爭的氣氛愈來愈濃厚,但畢竟還是局限于思想理論的范圍,還是以理論武器對理論對象的批判,而且一些負責同志的文章對胡風政治上的表現是肯定的。

  1955年1月20日,中央宣傳部向中央提交開展批判胡風思想的報告。26日,中央批發中宣部的報告,并指出,胡風“披著‘馬克思主義’的外衣,在長時期內進行著反黨反人民的斗爭,對一部分作家和讀者發生欺騙作用,因此必須加以徹底批判”。從2月開始,各地紛紛召開文藝界人士、高校師生座談會、討論會,開展對胡風思想的批判。《人民日報》、《文藝報》、《光明日報》等報刊紛紛發表文章,中國文聯、中國作協也多次舉行活動,批判胡風思想。

  1955年5月13日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《關于胡風反黨集團的一些材料》,編者按語指出:“胡風和他領導的反黨反人民的文藝集團是怎樣老早就敵對、仇視和痛恨中國共產黨和非黨的進步作家。”于是,胡風等人被打成“反黨集團”,全國立即掀起聲討“胡風反黨集團”的運動。

  1955年5月18日,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,將胡風逮捕。梅志(胡風夫人)也同時被捕。5月25日,全國文聯主席團和作協主席團聯席擴大會議通過決議,開除胡風的中國作協會籍,撤銷他的作協理事、文聯委員和《人民文學》編委的職務。

  6月份開始,全國展開揭露、批判、清查“胡風反革命集團”運動。使2100余人受到牽連,其中92人被捕,62人被隔離審查,73人被停職反省。胡風本人于1965年被判處有期徒刑,1969年又加判為無期徒刑,從而造成一起重大冤假錯案。

  胡風在獄中絕食,要求舉行記者招待會、要求按照法律程序進行審判,但是在當時環境下是不可能的。

  平反

  第一次平反

  1978年12月,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,中共中央對這樁錯案進行了徹底的糾正,為胡風等人恢復了名譽。胡風1979年獲釋,此后,曾任全國政協常務委員、中國文聯第四屆委員、中國作協顧問等。

  1985年6月8日病逝于北京。

  1980年9月22日,“文革”后復出仍為文藝界領導人的周揚,來看望胡風,并帶來中央文件,對“胡風反革命集團”予以平反,而對諸如“胡風的文藝思想和主張有許多是錯誤的,是小資產階級的個人主義和唯心主義世界觀的表現”;“胡風等少數同志的結合帶有小集團性質,進行過抵制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,損害革命文藝界團結的宗派活動”;還有胡風在20年代擔任所謂“反動職務”,寫過“反共文章”,“進行反革命宣傳鼓動”等政治歷史“問題”則予以保留。對于這些被保留的莫須有的論斷,胡風自然不能接受,當時他沒有在平反文件上簽字。1980年9月29日,中共中央發出76號文件,指出:“‘胡風反革命集團’一案,是當時的歷史條件下,混淆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,將有錯誤言論、宗派活動的一些同志定為反革命分子、反革命集團的錯案。中央決定,予以平反。”

  第二次平反

  胡在北京逝世后,由于胡風家人對文化部擬定的悼詞表示異議,追悼會不得不無限期推延,而胡風遺體也不得不冷藏在友誼醫院太平間里等待。

  次年1月初,胡風治喪委員會終于發出訃告,此時距胡風逝世已七個月。追悼會由全國政協副主席楊靜仁主持。文化部部長朱穆之致悼詞,悼詞中對胡風給予充分肯定。——這便是胡案1986年的第二次平反,仍未徹底的平反。

  第三次平反

  1988年6月18日,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討論,中央辦公廳發出《關于為胡風同志進一步平反的補充通知》,對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、指責胡風將關于共產主義世界觀、工農兵生活、思想改造、民族形式、題材等五個問題,說成是“五把刀子”,予以撤消。對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、嚴厲指責胡風和一些人的結合帶有小集團性質,進行過抵制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,損害革命文藝界團結的宗派活動,予以撤消。對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、指責胡風的文藝思想和主張有許多是錯誤的,是小資產階級的個人主義和唯心主義世界觀的表現,予以撤消。

  這便是胡案1988年的第三次平反。至此,胡案歷時八年,先后三次才從政治上、歷史上、文藝思想及文學活動上,獲得全面徹底的平反。

  4、著作

  文藝筆談(評論集)1936,生活

  文學與生活(理論)1936,生活

  野花與箭(詩集)1937,文生

  密云期風習小紀(評論集)1938,海燕;又名《看云人手記》,1944,自力書店

  論民族形式問題(理論)1940,生活

  民族戰爭與文藝性格(評論集)1942,南天;又名《劍·文藝·人民》1950,泥土社

  為祖國而歌(詩歌)1942,南天,1986,百花

  棘原草(雜文集)1944,希望社

  在混亂里面(評論集)1945,作家書屋

  逆流的日子(評論集)1947,希望社

  胡風文集(評論集)1948,春明

  論現實主義的路(理論)1948,希望社

  歡樂頌(長詩)1950,海燕

  安魂曲(長詩)1950,天下

  光榮贊(長詩)1950,海燕

  歡樂頌(長詩)1950,天下

  為了明天(評論集)1950,作家書屋

  人環二記(散文集)1950,泥土社

  為了朝鮮,為了人類(長詩)1951,天下

  從源頭到洪流(散文集)1952,新文藝

  和新人物在一起(報告文學集)1952,新文藝

  胡風對文藝問題的意見 1955,文藝報附刊

  胡風評論集(上中下冊)1984—1985,人文

  石頭記交響曲(詩集)1986,湖南文藝

  胡風晚年作品選(散文、評論合集)1987,漓江

  胡風的詩(詩集)1987,文聯胡風雜文集

  胡風雜文集1987,三聯

  胡風書信集 1989,百花

  胡風論詩(理論)1989,花城

  民族形式討論集(論文集)編,1941,華中

  我是初來的(詩集)編選,1943,讀書

(責任編輯:zhansong) 蘄春網(cnqichun.com)內容 轉載請注明出處
相關標簽:
我來評論

本站推薦

11选5任3稳赚投注技巧